惠心

王天风的悲惨生涯(又名《那年巴黎发生了啥!》)

华二三:

 这是去年的文,放在微博的,既然决定堆放,那就先搬过来


声明:高OOC警报!高OOC警报!!高OOC警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心脏承受力差的同学请在家属的搀扶下及时撤离!!


本文纯黑属性,只对角色不对任何演员,请各路粉丝脚下留情!




脑洞来源:其实看完原著上的番外我就一直在想,到底王天风同学是怎么从一个投身革命的好青年变成后来情绪频繁失控的“疯子”呢?于是…………


=============================================


“明楼的嘴可以把最不讲理的话瞬间化为一段掏心掏肺的肺腑良言”


   “明大公子讲话,历来喜欢说半句,留半句,所谓,点到即止”


   “他始终相信自己巧舌如簧,有四两拨千斤的能力,他会巧妙自如的一次又一次转移阵地”


   “明楼放下酒杯,细长的眉目在金丝眼镜片的笼罩下,漾着色泽柔和的光彩”


   “明楼心底里想着,天下只有我算人,几时轮到他算我。”


                                  ———《谍战上海滩·伪装者》


                          一


     明楼之于王天风,就好似珍珠翡翠之于斑鸠鸟、香甜蜂蜜之于青石板,抑或绝世名画之于家里养的猫一样——约是大致知道世间有此一物的,或者也就并不知道,只是某日见着了,方知其为有,但其究竟为何物,那多半还是不解的了。


    彼时王天风刚到巴黎不久,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明面上是读书,水面下还掩藏着一层蓝衣社的身份。他家中不算富有,虽在那小县城里已算得出挑;但更出挑的还是他的出息——以一己勤奋之力求学致知、投身报国,虽然有些内情永远不能给人知道,但那又如何,有些路本就不是走给别人看的。


   和明楼的初遇是在这年秋天,当时接到上峰指示,要他和同在蓝衣社的一个同事接头,两人要组成搭档,以方便今后的工作。据说,那同事也与他差不多,都是在巴黎念书的学生,他们彼此年纪相若,加入组织的时间长短也相似,因此作为搭档想来还是合适的。


还记得地点是在巴黎经济学院校内的一个小咖啡馆,王天风穿着一身朴素的西装在自己那靠窗的座位上,看着风衣优雅可体头发一丝不乱连手套指尖都纤尘不染的明楼从外面走进来,径直走到自己面前。


——特么这样的小白脸也能参加革命?!彼此对过暗号之后,王天风内心的独白如上。不过平心而论,他对明楼的第一印象还是可以的——毕竟后者谈吐彬彬有礼、态度谦逊温和,实在并不令人生厌。而接下来他们合作的几次小小的任务也都十分顺利,印证了此人并非只是个虚有其表的花架子,让王天风对于他能力的猜疑也终于慢慢打消了。


对于这个搭档,王天风觉得自己应该还算是满意吧……虽然心底里总有一小块奇怪的感觉让他微微有些不舒服,但具体是什么,他却又完全说不清,久而久之,也就慢慢略过不去想了。


等两人相熟之后,在一起工作或讨论的时间就更久,可怪的是,王天风心底里那种不舒服却非但没有减轻,却反而日益严重起来——盖因明楼此人,实在是太“亮”了!几百人的大讲堂,他走进去便人人都能看见他;许多人熙熙攘攘的讨论,他一开口,旁人便都住了嘴,只听他一个人说;不对学生开放的图书馆,他却总能拿出这个或那个教授特批进门的条子借出各种珍本好书;就连香榭丽舍街上最有名的那几家餐馆,人满为患的时候却也总不会少了他的一个位置。


好吧,有钱就是这么方便!王天风只能这样想,可是就连两人一起执行任务,因为情况紧急明楼自请留下来断后,这么危险的事,最后过一会儿也会见他从容不迫悠然的归来,说是对方暂时被他说服,已经放弃怀疑了——你奶奶的,对方是弱智么?!是弱智么?!?!


每当这时,王天风心中那块隐隐的不舒服就会有所扩大,他也私下问过明楼,何以你这样什么都不愁的大少爷还要冒险出来干革命?明楼当时淡淡的回答说,国弱民穷,我虽不愁生计,但总也该为国家做些什么罢。说完这话,他起身披起薄呢大衣就飒然离开了,那衣角划过的优美弧线顿时令隔壁桌的几个欧洲姑娘小小的惊呼艳羡了一阵。


只剩下王天风还坐在原地继续喝那剩下的半壶咖啡,并在心里恨恨的想:尼玛报国就报国呗,你摆的哪样pose嘛!


                    二


明楼身边还有个“小跟班”,那是个十几岁大的俊美少年,据说这是明楼捡来的二弟,叫做阿诚——这孩子就住在明楼的寓所里,一面自己也读书,一面还勤勤谨谨的打理着明楼的生活琐事。


王天风最早对阿诚极有好感,因为这孩子那双又大又黑的眼睛简直跟小鹿似的。他开朗而热情、细心而周到,做的饭又实在好吃。知道王天风吃厌了面包三明治,还会经常变着法子给他做中餐解馋。进而晚课回来做给明楼的宵夜之外总也少不了王天风的一份,而且还多半比明楼的更丰盛。


比如今晚,明楼的宵夜只是简单的一杯热牛奶两片面包和寥寥的几片火腿;王天风面前却足足摆着一大块奶油蛋糕和完整的一块火腿,连牛奶都是整罐的。王天风连吃带喝十分开心,尤其看着明楼那一脸虽然掩饰的很好,但却压根瞒不过他的不悦,自是更开心了!


直到他后来无意中听见阿诚说:“大哥你肠胃弱一些,晚上稍吃点容易消化的东西才好睡觉呢——巴约拿火腿口味那么重,几片也就够了,幸好还有王先生在,他什么重口味都能吃,东西倒也不至于糟蹋了。”     


王天风差点被嗓子眼儿里的火腿给噎死!尼玛王先生是垃圾桶么?!是垃圾桶么?!?!(╯‵□′)╯︵┻━┻


                      三


后来有一阵子,王天风和明楼奉调要回哈尔滨去工作一段;当时东三省已然沦陷经年,此去环境可想甚是艰险。阿诚虽不知他们究竟是去做什么,但还是担了十足十的心,相送的时候扯着他大哥的衣服絮絮的只是嘱个不停。


且是嘱完明楼又来嘱王天风:“东北天气太冷,王先生你也要小心保重啊!三餐多吃些温暖肠胃的东西,出门在外衣物添减也要及时,免得着凉感冒……”


少年认真的样子格外可爱,王天风不免觉得心里暖暖的,便只是含笑点头听他接着往下说:“我大哥那几条羊绒呢子围巾保暖效果很好,他出门却总是会忘记,你要记得帮他拿一下;他的皮鞋只有一双底子厚保暖好的,肯定不够替换,就麻烦你到时候帮他添置几双;最厚的几件外套我都给他打包了,穿之前记得帮他熨平整……哦,对了,还有他的手天寒时候很容易干燥皴裂,那种口子很小,不容易发现,但是细细的很痛!所以出门一定要提醒他戴手套,回家记得打热水给他烫一烫涂点油……”


好暖,真是个贴心的孩子啊!王天风继续微笑,点头答应着。直到上了火车都开出去一百里地了,他才忽然察觉不对,蹦起来叫道:尼玛我是你家的佣人咩?!特么的给我交代这些是几个意思?!


他这一嗓子十分响亮而且突兀,倒把坐在对面看书的明楼惊的一怔。


                     四


后面哈尔滨的日子实在是痛苦,记不清多少次和明楼一起去某些场合时被人状若彬彬有礼的阻拦了:对不起先生,随从不得入内。“尼玛你才是随从!你全家是随从!!”对方愕然:对啊,我就是随从。


“………………”


明楼上车从来不会自己抬手去拉开车门,王天风看着着急也替他拉过几次,后来端正态度之后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也就不再做这项效劳了。可是却总有周边的其他人会凑上来献这个殷勤,那时明楼就会含笑侧头道谢,而后上车。


王天风还是觉得不爽,他闷闷的说,之前我帮你开车门你都从来没有谢过我!“那是因为你是自己人,”明楼坐在他旁边柔和的笑着:“自己人无须客气,你看我从来不谢阿诚。”


哼,这还差不多!王天风心里甜甜的想,不枉我天天给他做饭吃,这小子还是知道点好歹的嘛!嘿嘿……自己人,和阿诚一样……尼玛和阿诚一样我高兴个毛线啊!他双臂一抽搐差点开车一头撞在树上!


不行,这样不行!这个姓明的就是个大坑啊!我得赶在自己完蛋之前爬出这个坑!王天风于是天天盼着晋升令,巴望自己晋升了军阶就可以不用再和明楼搭档了。可是晋升令下来却总是双份的,明楼不但跟他升的一样快,而且勋章等级还经常都比他高!


这叫个什么事儿啊!我一个大好青年,究竟为什么要沦落到给这个人当牛做马的地步呢?!这晚在他俩租住的寓所里,王天风一面擦着皮鞋一面恶狠狠的想:要是实在不能摆脱,我还不如索性掐死他算了!总比这辈子都毁在他手里了强!!想到这里他回头向明楼的方向瞪视了一眼!


后者正披了大衣倚在沙发上看报纸,寓所落地灯那昏黄的光线从他斜上方打下来,让他的整个轮廓都显得温馨静谧——注意到落在身上的目光,他便抬头向王天风这边看了一眼,报以微笑:“今晚吹南风,明天应该就会暖和些啦。”


“嗯,”迎着他眼中的笑意,王天风毫不自知的含笑点点头:“其实化雪的时候说不定倒反而更冷呢!”说着他便更卖力的擦鞋——这头层牛皮的鞋子就是娇贵呀,不多走几遍刷子亮光都不均匀……不对,你奶奶个熊!我到底为什么要像个傻子一样满脸痴笑的在这里大半夜给他擦皮鞋啊?!王天风抬手就抽了自己一嘴巴!


                     五


王天风逐渐明白了,所谓“明楼”这种物件儿,他天生就有一种可怕的能力!那就是他会像漩涡一样吸引着周围的人慢慢沦陷、慢慢为他所用、慢慢想他所想思他所思……最终慢慢变成阿诚!想想吧,最后全世界都会变成阿诚!——好吧,其实画面好像还挺好看的……我呸!不准想这么奇怪的事情!


日本鬼子现在奴役了东三省,但明楼这物件儿要是不加控制的话,他可能会奴役全世界!所以鬼子和明楼,到底哪个更可怕?!王天风不寒而栗,他断然决定自救!所以第二日一早,当明楼照例问起“咖啡有没有煮好”的时候,他忽然间就全面爆发了:“煮煮煮,煮你个头啊!想喝自己去煮!再敢问一次咖啡信不信我打爆你的头!看看看,看什么看!再盯着我就戳瞎你俩眼珠!”


明楼愕然,也就从那天起,王天风多了个绰号——疯子!


                 六


从哈尔滨再回到巴黎,阿诚一见他们就表达了不满:“啊!大哥怎么会看上去瘦了这么多!”他说着就用谴责的目光瞪向王天风!但王天风这次可不买账了,厉声道:“你看我干嘛他又不归我养他是你大哥不是我大哥关我鸟事啊瘦了就瘦了反正就是胖起来也不能宰了卖肉有啥可惜的你特么再敢这么盯着我信不信我咬你鼻子!!”


“啊!”阿诚吃了一惊急忙躲到明楼身后:“王先生他怎么了?”“没事儿,”明楼笑眯眯摸摸他的头:“他就是丧心病狂失心疯了而已,不过一般没发作的时候基本不咬人。”


后来因为发生了一系列事情,不久阿诚就离开法国往苏联去了,临走自然又是百般的不放心——他亲爱的兄长要肩负两方的情报大任本就辛苦,身边却还现放着一个随时蹦起来要咬人的间歇性神经病患者,多可怕啊!


明楼笑着安慰他:“别怕,你只管放心去吧,明台也快到巴黎来了,他会照顾我的。”“可是明台他……”阿诚还是不无担心的说:“他在家就不怎么会做家事,到这儿能照顾的过来么?”


“不要紧,”明楼神情间一片温柔慈爱:“不会做,还不会学么?”


这话顿时就令旁边的王天风打了个寒颤!他仿佛看到新的漩涡正在形成!一个叫做明台的孩子……不行,我得想办法!一定要把这个明台从他身边带离!我的悲剧不能再重演了!王天风暗自握紧了拳头:   


救救孩子——!!


                                          END



评论

热度(124)

  1. 飞蛾扑火……吱。华二三 转载了此文字
    想当年,王天风也是一温文尔雅好青年,这造的什么孽呀!😁😁😁
  2. 惠心华二三 转载了此文字